永恒公团 第二章

洛南溪谷… 当星穹踏入洛南溪谷的原始森林之时,眼眸中顿时映入各种千姿百态的古木奇树,幽凉的溪水穿流在布满青苔的岩石裂缝与枯涩的灌木之间,溪流尽头是一湖清浅见底的澄净水潭, ...

永恒公团

穹境被称之为永恒世界的尽头,这里无尽山脉遥遥接壤,辽阔无垠的原野跌宕起伏,数千前,星族就驻扎于此地休养生息,建筑了数不清的宫殿与城镇。 穹境拥有着最古老的星空,每当夜荒萧 ...

那个小孩儿明明死了,为什么总有人看到他闹听到他笑?

本文是一个关于灵魂和鬼魂的故事,小编相信世上没有鬼魂,但是很多时候老人们说的事都跟真的一样,你觉得世上是否有鬼魂呢?本故事关于一条不知名的小沟,老家人都叫它老鹰沟。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其实很多科学大师们最后很多问题和现象解释不了的时候也会推给神学,不 ...

双生

我叫白璃曦,渐韵是我的双生妹妹,我自小便唤她阿韵,我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她的眉间有一颗朱砂痣,而我没有。 仲茗是柳世伯家的哥哥,他比我们大两岁,但因为柳世伯一家遭遇横祸,一家只剩了仲茗一个,爹爹看他可怜,便收留了他,所以他和我们自小一起长大,也算 ...

孙悟空三碎旧梦

唐僧师徒四人一路西行至白骨岭,荒山遍野虚无人烟,唐僧命悟空去化斋,悟空一个筋斗云翻了出去,师徒三人便坐在原地等候,远远地,一个妙龄少女提着一个篮子走了过来,八戒忙迎上去,“姑娘这是去哪儿 ...

十五月儿圆

三万一千七百多年前,玉帝的十个儿子因淘气同时跑到了天幕上,灼的人间木枯河涸,民不聊生。 无数凡人跪在神像面前祈祷,然后被烤死。玉帝碍于颜面,不得不派神箭手后羿下届解救凡人,必要时给自己的儿子们一点教训,促使他们尽快返回天界。 后羿与太阳们交涉,告诉他 ...

听说,你是养狗之人,爱狗至深。 那为什么爱狗到如此地步? 你说,因为狗的眼里只有你。 题记 (一) 它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月了,应该是被它主人丢弃在这里的。每天都是来往的好心人给它扔点吃的,或者店面的老板看着它可爱给了它吃的。可是它从来都不跟别人走,曾经很 ...

临水照花娴

南朝梁武帝普通四年,东海郯城,徐家。 夜风丝溜溜地刮在屋顶上,已是暮春,却冷得很。一位女子端坐在闺房的铜镜前,猛然发现,镜中的自己白白地消瘦了许多,想起来,这已是丈夫徐悱宦游在外的第三个年头,手中拿着的玉搔头就此停止了动作——如此装扮,又是为了谁呢? ...

聚散别离

午夜时分,我冒着酷冷的风刺,同远方父母,走在相隔不远一公里G1278列车航线上,列车开往念想的故乡。 时候既是年末冬季,寒风萧瑟呜呜作响。冷风吹进列车转接处,呼呼触觉格外的寒冷。脑海里已是记不清故乡美丽的场景,渐影渐模糊。回乡本是不愿,或是不悦。可是父母 ...

墨烬

桃花开了几轮,谢了几轮;落下的字干了重临,临了又干。 过了多少年,我却仍旧,忘不了你。 他初识她的那年,他还只是个小小的十四岁皇子。 天下因水患泛滥而怨声载道,派出治水的三位大臣都有去无回,他的父皇,为此焦头烂额。 终是在那年立夏,他的父皇,携了他步行 ...

樱花树下(上)

眼下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在这个美丽的地方,会发生什么呢? 从前,有位美丽的女子。她长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樱桃可人的小嘴巴。笑起来,心都融化了。从小生长在樱花树下的她,见多了美好的爱情。 这个美丽的的村子不付它的盛景它也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樱花 ...

招聘美猴王

这天,悟空正在大街上溜达,听说大唐要重新启用唐僧师徒,重走西天路。这还不说,听说还要重新组团,招聘一个精干强将当美猴王。悟空一下子乐了:这个美猴王,非我老孙莫属!想当年,我老孙上能大闹天宫,下能直捣东海龙宫,什么白骨精、牛魔王、琵琶精……统统不在话 ...

流者未盲

临安城孟春,流莺漂荡,车马喧嚣。 ”稠花乱蕊畏江滨,行步欹危实怕春…”白衫灰袍男子阖眼似凝神,“来往者可有位姑娘生的对春山棱墨柳叶眉,杏眼秋水且无尘?” “否,”青衫蓄了髭髯,身约七尺八寸,“流,恰是三年又一天,莫留了。” 不言。缓张眼,瞳色茶白,黯然 ...

情殇

十月的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 衣衫褴褛的女童蜷缩在墙角,双臂用力的环抱着自己,似乎是想留住这仅余的温暖。 远处缓缓走来一位执伞的墨衣男子,男子在女童面前蹲下身,问道:“丫头,愿不愿意跟我回家?” “你...是谁?” 望着女童既惊喜又害怕的眼神,男子轻笑一声 ...

真经

最先发现假经书的是孙悟空。 那日,唐僧师徒驮了经书,离了雷音寺,找了家小酒馆,点了些素菜,又要了些素酒,开始了成功后的狂欢。 正纵情享用着,一只五彩大鸟悠悠地从天边飞来,在他们头上盘旋不住,忽然俯冲下来,抓了装着经书的包袱展翅而去,经书撒落了一地。 唐 ...

消失在巷子的女人

天冷了,似乎说冷就冷了,前些日子明明还是暖阳明媚,一场风雪说来就来了,毫无预兆的。冷的叫人措手不及。就如同现在的杨珊,坐在这里手脚冰凉,咀嚼着从心底不断钻出来的寒气,杨珊一直说自己冷,可从来没象今天这么冷过,仿佛心里一下子就跌进了什么东西,这么沉。 ...

往生录-倾城篇

“待这仗结束了,我便娶你。” 那年出征前,他这么说。马上的她怔了怔。 她浅笑着应下:好。调了马头,率着大军向北而去。 他站在城楼上,看着黑色长龙缓缓前行,目送她,直到再也看不见队伍最前边的她的身影。 身后的宦官轻道:皇上,天凉。 这一战,便是三年。 一场 ...

The Butterfly Collectors

莫以音: 为陶束送别的那个晚上,我们在一起了,起初我还以为只是一个梦,直到一个多月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才敢确定这一切。 我给陶束发了邮件,他许久之后的回复让我心底凉了一片。 “为了我的前程,我们的未来,把孩子打掉吧。” 为了陶束的前程,我们的未来,我去做了 ...

诗诗说她的外婆

诗诗,一位刚进公司的女大生,一天在窗前跟我讲她外婆的故事。她跟外婆在一起的光景可多了。可我竟一下想到台湾那首老歌《外婆的澎湖湾》。 她小时候在外婆家吃饭,外婆教她怎样捧碗捏筷子。外婆说捧碗要稳要正,除大拇指大大咧咧以外,其它手指不要分得太开,不要像抓 ...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段缘,是的就是一段缘。而对于王唯,他也有这么一段缘,也可以说成是虐缘吧!这个在他们宿舍不算是秘密,对于他在2011年3.15后是禁忌,只是他自己的禁忌。 两年过去了,他没有刻意忘记,却也没有刻意记起,只是偶尔的那些零散的属于他与她的记 ...

那些时光,惊艳了青春

在我们生命中,总有那么两个人,一个惊艳了青春,一个温暖了岁月。 走走停停,这么多年,你还是深深的存在我的脑海里,每个想你的夜晚都让我辗转难眠。 朦朦胧胧的睡了很久,直到电话铃声响起,才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看着木紫的来电,心里百味陈杂。 “喂,猪,还不起床 ...

星星上的愿望

我叫叶星星这是个很奇怪的名字,但是这个名字似乎拥有魔力一般的帮助我,这个名字可以让我实现我想要的一切愿望!我有一个闺蜜叫墨莲月她是一个可文静的女孩子,她就住在我的楼下,我是一个很喜欢赖床的人,于是央求她每天早上叫我起床!每天她都任劳任怨地叫我起床, ...

爱过,请在爱一遍

男生追了他班的一女生好久,那女生漂亮,成绩好,人品好的没话说。好多人追求她,可她却只接受了男生,众人不解,男生长的不好看,成绩差,家也穷。那有什么让女生留恋的。“因为他会一心一意对我好”,女生笑笑走了。女生的接受,让男生倍增信心,从此,他发奋图强, ...

老白同志的好涩往事

周末从莲湖公园路过,偶遇我的同事老白。在他对插诨打趣,我感慨一个人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退休的老白依旧“风流不改”。自然,见过老白后,也不由得让我想起他的一些往事。 1996年,我被别人引荐担任某省级机关办公厅秘书处见习秘书。当时,老白是办公厅文史办的 ...

此去经年

第一章 椿花大概有十年没见过清釉了。十年,除了名字,她几乎什么都忘得差不多了。明明当初形影不离地生活了那么多年,明明彼时她那么那么地喜欢着他,明明曾经约定过非卿不娶非君不嫁…… 时间像是奔流不息的河流,无论你曾在里头倒过多少的蜜汁,终有一天是要稀释变 ...

Top